啊零吃果醬

@台灣,繁體字
以全職為主,大眼廚,主all王
坑品不好,非常雜食,時常拆逆cp

【全職/方王】論到了適婚年齡的Omega如何逼婚 13~18

※全職高手方士謙x王杰希同人,副cp一點點雙花,喻王純友誼,真的,很純的

※架空AU,老師設定雖然都沒用到,ABO世界觀雖然都沒有肉

※逗比向,流水帳注意,刷刷過渡章混個更……………

※歡迎抓蟲,私設有,角色崩壞有,OOC、OOC、OOC(很重要


论到了适婚年龄的Omega如何逼婚


13.

那天晚上方士谦不知道的是,叶修趁他睡着后暗搓搓的点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群组───「论痞子如何求得高岭之花,下好离手」,改了群名并把一些后辈一一拉入群内。

[夜雨声烦 加入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索克萨尔 加入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石不转 加入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沐雨橙风 加入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生灵灭 加入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一枪穿云 加入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

……………

……………………

夜雨声烦:欸欸这怎么回事阿是谁把本剑圣拉入这群啊???这什么群什么群什么群什么群阿????群主出来面对面对面对!!!

迎风佈阵:我去,怎么混入个未成年的?

君莫笑:唉唷,手一抖就不小心加进来了

[夜雨声烦 被管理员移出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夜雨声烦 加入群 方士谦手把手教你怎么把高岭之花2.0]

君莫笑:唉你怎么阴魂不散呢?

夜雨声烦:叶修你妹!!!快说这什么群!?!?

沐雨橙风:叫我呀?

秋木苏:喊我妹啊?

百花缭乱:[搥桌笑.gif]

再睡一夏:[搥桌笑.gif]

冷暗雷:[搥桌笑.gif]

生灵灭:[搥桌笑.gif]

鬼谜神疑:[搥桌笑.gif]

无浪:[搥桌笑.gif]

一枪穿云:[搥桌笑.gif]

独活:[搥桌笑.gif]

笑歌自若:[搥桌笑.gif]

夜雨声烦:周泽楷还有楼上上上上上上的都给我记住了!!!你们这样嘲笑可爱的国家未来梁柱国民小幼苗行吗行吗行吗行吗????还能不能做小朋友的榜样了为人师表就是这样的吗我实在太失望太难过了!!!

君莫笑:你这样熬夜上QQ你老师知道吗?@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少天,时间不早了,明天早上还要小考喔^^

夜雨声烦:是队长喔不班导!我这就去睡了!

君莫笑:终于走了,再吵下去还能不能说正经事?

沾衣乱飞:唉我说这群不就是当年老方追王杰希时弄的那个啊?@独活

独活:好像是呢

无浪:不过没看到方老师啊?

君莫笑:呵呵。

君莫笑:因为这群是我创的啊

迎风佈阵:群是他创的,点子可是老夫想的

生灵灭:前辈们真是………

大漠孤烟:叶修,说重点。

石不转:叶老师,你还有十三分钟。

沐雨橙风:十三分钟后会怎样吗?

风城烟雨:再十三分就十一点了

君莫笑:既然咱们唯二能和方士谦抗衡的奶都说话,那我就长话短说啊

君莫笑:明天早上,校门口刷老方,要去的打1啊

迎风佈阵:1,必须的

百花缭乱:1

再睡一夏:1

一枪穿云:@无浪 1?

无浪:1

沐雨橙风:1

风城烟雨:1

鸾辂音尘:1!!

迎风佈阵:唉怎么又混进个未成年的?@生灵灭

生灵灭:小戴别闹![汗]

独活:1

沾衣乱飞:1

君莫笑:楼上两个真是卖的一手好队友

沾衣乱飞:呵呵

君莫笑:老林他们没上啊?

百花缭乱:老林在我们家呢!好像跟方锐吵架了

君莫笑: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

君莫笑:除了闹家庭革命的那两个外,还有没有啊?@大漠孤烟@石不转@索克萨尔@笑歌自若

大漠孤烟:无聊,不去

石不转:早上必须待在保健室,不去

笑歌自若:我得送孩子老婆啊

君莫笑:啧,@索克萨尔 你呢?

索克萨尔:呵呵。

迎风佈阵:老夫觉得有点冷,你们觉得呢?

君莫笑:呵呵,心真髒

索克萨尔:受人之託呢^^

石不转:十一点了,先下

然后群讯息就在张新杰一个神圣之火下冷却三秒、四秒、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


14.

隔天一早,叶修领着一群老师交代了一些东西,MT的扛好仇恨,输出的注意不要OT,奶的……噢他们没有奶。交代完后就让众老师们自己找位子去了。

「啧啧啧,什么世道了刷副本都不带治疗的。」

曾亲口说出「不要治疗」的叶修叶大神,大剌剌的站在校门口,完全不在意经过学生对他投以的目光,甚至还煞有其事的向他们点头问好,大概是怕在校门口吞云吐雾影响不好,也可能是担心一大早的会吓到冯校长,平时总是叼在嘴裡的菸,在叶修仅剩一茶匙的良心作用下换成了根棒棒糖。

虽然远看还是像在抽菸。

「别说,咱们这还是来刷治疗的。」

一旁魏琛搭着叶修的肩,唏嘘感叹,世风日下啊,奶都要被人轮着刷。

不,那是方士谦造孽太深。叶修一脸严肃的纠正。

除了全校最没下限的两人如此无耻的站在校门口外,其他老师也都已经选好位置站定了。

稍远处的树下,张佳乐跟孙哲平据守着,说是来看好戏的不如说是来放闪的。

凉亭下,校园女神苏沐橙跟楚云秀坐着嗑瓜子,还有说有笑的。

校玄关旁,江波涛老早就算准今天轮到他来检查学生仪容,带着校园男神周泽楷一同堂而皇之的站着看戏。

邓復升跟李亦辉最低调,大概是顾及到他们跟方王二人好歹也是同个公会的好伙伴,只是趴在二楼的窗上美其名吹风,实则站个好位来看IMAX效果的。

至于教数学的肖时钦老师……要管住自家学生不来凑热闹心已经很累了。

一群老师以刷同事来调剂被学生们折腾的心灵,早上来上学的学生们可就不懂这些个大人的舒压法了。只知道平时应该都待在办公室吹冷气嗑瓜子的人民教师们纷纷出巢,今天一定是什么大日子,所以个个都紧张的拉紧外套,整理仪容,深怕等会儿就被叫去角落谈人生,只有少数几个女学生男学生,在经过周泽楷的时候会刻意弄掉几颗釦子。

大概过了十分钟,王杰希来了。

王杰希一个人来了。

还是走路来的。

「说好的五十块。」叶修拍了拍旁边魏琛,一脸得瑟。

去你的方士谦。魏琛在心裡骂了一句,掏出了五十块。


15.

时间回到稍早前,王杰希跟方士谦身后的那台破车大眼瞪小眼了大约三秒,转而面向笑的风情万种的方士谦,不冷不热的说:「不要,这台车太破了。」

驱散粉直接命中,方士谦的笑僵了一下。

「杰希,别这么说,你看看这刮痕,代表着我们一同度过的岁⋯⋯⋯」

「而且你开车技术太恐怖了,对胎教不好。」

「咳,这几年进步了不少啦,你看我都把它从车库开出来了,况且杰希,以前你都一直拒绝我,这次就⋯⋯⋯」

「大学时,唯一一次坐上你那台机车跟你一起去夜游,结果机车出问题,我们差点死在山上。」

「不、不过也多亏那场意外,我们的爱更加⋯⋯⋯⋯」

「最重要的一点,方士谦,从我们家走路到学校,只要十分钟。」

「⋯⋯⋯⋯⋯⋯⋯⋯⋯⋯」

想起大学时期王杰希也是用类似的理由一再拒绝自己,方士谦顿时感到寒风萧瑟杰希不懂我心更萧瑟。

「不聊了,我得先走了,约了人呢。」

「喔⋯⋯⋯喔⋯⋯⋯等等你说约了谁!?」

「你猜。」

丢下一个大招,独留血槽归零的方士谦原地躺尸,王杰希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一回合,方士谦败。


16.

「叶老师、魏老师,早上好。」

王杰希经过校门口时,很有礼貌的对着两个明显来看戏的前辈打了声招呼。魏琛虽然还在心疼他那飞了的五十块,不过还是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点点头表示现在年轻人就是要向小王学习,看多有礼貌啊,并顺便说了句早。

叶修也拍拍王杰希说:「方士谦在我家的水电费帐单等会儿你来跟我拿啊,还是从结婚礼金裡扣啊?」

王杰希很想现在就煳叶修一脸扫把做回应,但他还是忍住,面无表情的回他:「还是从礼金裡扣好了。」

经过张孙二人据守的树,王杰希也上前打了声招呼。

张佳乐看他一个人也是一愣,一边笑笑的回了声早,一边在心中暗自垂泪的掏出一百块───这次他跟孙哲平的打赌又输了,上一次是赌林方二人什么时候才会玩出人命。

孙哲平也跟王杰希回了早,底下则不着痕迹的收了那一百块,存做他们的结婚基金。

接着王杰希经过凉亭,正打算跟苏沐橙谢谢昨晚收留方士谦的事时,校园女神就笑咪咪的抓了一把瓜子用卫生纸包好递给他。

「王老师早,吃点瓜子不?」

王杰希收下了瓜子并跟她道了谢,连同昨晚的事。

楚云秀在王杰希收下瓜子后站了起来,拍了他的背两下说:「方士谦那傢伙要是负你,我帮你揍他。」

「那到时候就拜託你了。」

王杰希乐了,他也不是没看过学生时代楚云秀是怎样打退那些想追求她的AlphaBeta们。

告别楚苏二人,王杰希远远就看见被学生团团围住的周泽楷跟江波涛,想了想后还是决定走过去帮一下后辈们。

总算是把人潮疏通后,江波涛擦了擦汗,向王杰希道谢,周泽楷也在一旁腼腆的笑了。

「方前辈⋯⋯⋯?」周泽楷这么问。

「他大概等一下就会来了吧。」

问题得到解答后,周泽楷又开始帮忙江波涛检查学生的仪容。

王杰希看没自己的事后也就离开了,期间偶然抬头看到趴在窗上的李亦辉跟邓復升,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一走进校舍,王杰希就看到喻文州倚在楼梯口旁的牆上,王杰希想也没想就朝他走去。

两人相视一笑,就这么肩挨着肩走上楼了。

然后又过了五分钟,方士谦开着那台破车,以明显超越了该车性能的速度冲进停车场,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停好车子下车,并飞也似的冲进学校。

一旁的冯校长正要下车,被方士谦的开车技术给吓得差點葛屁,冯校长瞪着旁边那台破车,想起这车子曾无数次撞坏学校的栅栏、柱子、他的爱车等等族繁不及备载的公物私物,冯校长捂着胸口颤抖的掏出包包裡的药罐来。

结果叶修的菸没吓到冯校长,倒是方士谦的车吓坏冯校长了。


17.

方士谦冲进学校时,正好看见叶修跟魏琛无比猥琐的蹲在校门口不知在讨论什么,他一边在心裡暗叹真是败坏校风,一边走过去毫不犹豫的蹲在两人旁边。

叶修跟魏琛看了一眼蹲过来的方士谦,啧了好几声,心想真是败坏校风。

「方士谦你行不行啊?」这是魏琛。

「昨晚的费用你那口子说从礼金裡扣啊。」这是叶修。

方士谦不想理他们,直接问:「杰希去哪了?」

叶修跟魏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起看看稍远处张孙二人据守的树。

方士谦会意,立刻起身冲到树下,伸手想抓住张佳乐的肩膀问个清楚,结果被孙哲平盯的浑身不自在,他咳了一声想改抓孙哲平,换张佳乐死盯着他,最后他的手就这样很尴尬的伸在半空中。

「咳⋯⋯⋯杰希去哪了?」

「往凉亭那儿去了吧?」

得到答案后,方士谦又冲到凉亭,还没问就被苏沐橙塞了一把瓜子,楚云秀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

方士谦忽然有点冷。

「咳咳⋯⋯⋯⋯杰希去哪了?」

两人齐齐望向江波涛跟周泽楷那裡,方士谦也看了过去,结果只看见一大群学生,周泽楷跟江波涛早就被隐没在人潮中。

方士谦想了想,决定绕过这两人。经过人潮时抬头正好看见李亦辉跟邓復升,并决定以后下本一定第一个放生这两个人。

终于走进校舍,方士谦左看右看,看见张新杰刚好路过,立刻上前拦住张新杰

「杰希去哪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看向楼梯口。

「我刚看到他跟喻老师一起上楼了。」

听到某个熟悉的名字,方士谦向后退了一步。

⋯⋯⋯⋯喻文州。

⋯⋯⋯⋯又是喻文州!!!!!


17.

说起喻文州跟方王二人的渊源,得再说回他们大学的时候。

那会儿方士谦已经跟王杰希在一起了,正面临了非同年级谈恋爱必然会遇到的难关———当我已经在社会的泥泞裡追赶跑跳蹦⋯⋯咳,跌倒挣扎匍匐前进时,你依然在享受着单纯悠哉的学生生活。

简单来说就是,方士谦毕业了。

毕业后,方士谦并没有马上投入社会人的怀抱,而是选择继续念研究所,虽说还是在同个学校,但研究所的课业繁重,理科生的方士谦又必须时常混实验室,两人的生活仍就这样被硬生生拆开。本来方士谦是想在外面租个小套房,跟王杰希享受幸福且性福的同居生活,不过这个提案被当事人给驳回了,理由一是租金,二是王杰希很满意他的新宿舍,Omega的专属宿舍。

当初王杰希跟方士谦在一起这件事闹的有点大,闹到校方都不得不正视这件事,因为他们发现,他们竟然把一个Omega分在一群Alpha Beta聚集的普通宿舍裡!?这事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据说会闹出这乌龙,是由于当初在分配宿舍时,王杰希忘了带身份证,本来这样是得请他回去再走一次流程的,但大小眼的特质实在太过显眼,负责人员就这样以肉眼直接分辨,顺便连性别也一并分辨,手一滑就把人分到普通宿舍去了。王杰希对这件事也不太在乎,他的信息素味道本身就比较淡,发情期的时候吃个药就可以蒙混过去,也就懒得去跟校方申请换宿舍了。

不过既然学校现在主动发通知,让王杰希搬去Omega专属宿舍,他也欢快的收拾行李过去了。Omega的专属宿舍,如果用星级来划分的话绝对是宿舍界的五星级,一个房间最多住两个人、单人床两张、内附卫浴设备、厨房、一台小电视、两张小沙发、网路无限吃到饱、网速还完爆一堆普通宿舍,最重要的重点是,价钱比照普通宿舍。

总之,是个除了不能跟伴侣滚床单以外全部都很好的地方。

王杰希想了想,觉得不能跟伴侣滚床单也不是什么大事,至少没有大到能够让他放弃那些豪华设备。

「要滚去旅馆不就行了。」

当时王杰希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对来帮忙的方士谦特没矜持的这么说。

方士谦有点想哭,但还是忍住了,只能暗自垂泪。

可人家就想在你床上啊。交往好一阵子却从来只在旅馆滚的方士谦,觉得心有点塞。


18.

王杰希搬走的那一天,方士谦一边帮忙提行李到豪华宿舍门口,一边攒着手帕含着泪叮嘱:「杰希,以后你一个人住一定很寂寞吧,觉得寂寞的时候不要客气,我的电话会永远为你在线的!」

王杰希不大想理他,只是默默接过他手上的行李,然后看了他一眼。

「我不是一个人住。」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方士谦硬逼出来的眼泪都快吞回去了。学校Omega少,而且多半都是有伴侣的,有伴侣的Omega几乎都会选择外宿好享受跟恋人的甜蜜同居生活,也就只有像王杰希这样思想奇葩的会选择住宿了。所以在他印象中,Omega宿舍的入住率一向不高。

「唉,那你室友是谁啊?我认识吗?」

「是我喔。」

还没等王杰希回答,就有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代替他答了。王杰希转过头来,看着他未来的新室友,对方笑的一脸和善。

「我叫喻文州,今年的新生,还请前辈们多多指教。」


这就是喻文州跟方王二人的初次相遇。


TBC.



我在做什麼!!!!!!!(崩潰ing

這章混更意味太濃⋯⋯⋯⋯我對不起大家QAQQQQ

因為這章切太碎,所以換了一種編排方式,前面幾章也稍微(真的很稍微)修過,之後可能會再大修幾次吧

然後真的沒有要NTR!!就算我很喜歡NTR題材但也沒有要NTR!!真的!!!喻王真的是純友誼!!!!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