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零吃果醬

@台灣,繁體字
以全職為主,大眼廚,主all王
坑品不好,非常雜食,時常拆逆cp

【全職/方王】花を吐いて、恋をしよう 01~02

※全職高手方士謙x王杰希同人

※ABO,方A王B,花吐病paro,時間點第七賽季

※一不小心又成了逗比向(深沉

※歡迎抓蟲,私設有,角色崩壞有,OOC、OOC、OOC(很重要

※標題的日文是我硬拼的,請輕拍QAQ

※方神生日快樂喔^q^



花を吐いて、恋をしよう

 

01.

花吐症,一種只有爲單戀所苦的人們才會患上的怪病,患病者只要一開口就會吐出花瓣,嚴重者甚至會吐出一朵完整的花。此病沒有根治的方法,唯有兩情相悅,吐出白色的百合才算痊愈。

方士謙一邊滑著鼠標盯著百度百科上的內容看,一邊在心底暗罵老天的不公,玩單戀的人已經夠慘了還非得要讓人吐個花是鬧哪樣!?這種該死的怪病就該讓那些成雙成對的男男女女、男女男女們得才對,最好再來個火燒喉嚨。方士謙想到激動處,一個不謹慎張口欲來個國罵表達心中的幹意,喉頭卻湧上一股乾澀感,「噗」一聲,他咳了一螢幕的草。

我操。方士謙一把抓過那堆草葉藏到口袋裡。

 

是的,微草戰隊最可靠的治療之神,全明星職業選手,一個人見人愛的迷人Alpha,方士謙,很不幸的跪倒在花吐病這單戀症面前。

吐的還不是花,是草,而且還是各式藥草。

 

 

02.

方士謙第一次吐出這些玩意兒,是在季後賽即將開打的時候,那天他一如往常的背著他們家小隊長,偷偷帶著隊裡新人們上網遊搶Boss。

戰況正進行到方士謙的馬甲被當時的葉秋後來的葉修給揭穿,名為棄療之神的守護使者小號瞬間被藍溪閣的劍客團一波帶走,本著我死敵人也不能活的道理,方士謙在血槽清空前揭了藍溪閣一個異常安靜的劍客───黃少天的馬甲,就見小劍客憋了很久的文字泡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又瞬間被中草堂的魔道團集火帶走,一時間中草堂跟藍溪閣竟然就不顧野圖Boss互掐了起來。而挑起爭端的始作俑者葉修大大就這麼大辣辣的帶著嘉世搶了Boss。

方士謙看著螢幕上被嘉世越拉越遠的野圖Boss,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

「葉秋你大、咳咳咳咳、咳噗!?」

大爺兩字還沒說完,他就吐了一鍵盤的草。

方士謙嚇傻了。

「這怎麼咳、回事咳咳噁咳!!!」

方士謙邊說邊咳,邊咳邊吐草,一下子電腦桌上就堆了一堆形色各異、看不出品種的草。幾個新人登時刷的圍上來,他們方神平時在隊裡沒個正形,接連帶出幾個新人也是熊的比乖的多,看見前輩吐草第一反應不是關心而是齊齊上前奇景共賞之,方士謙環視了幾個小孩子,氣的要罵,開口卻又是一陣猛咳,又吐了一堆草出來。

身為新人裡唯一的女孩子,柳非比較注重這些,立刻會意過來,捧著頰驚喜的道,「方神你這是得了花吐病啊!!」

花吐病?方士謙聽到這答案整個人就不好了。花吐病那是什麼?那可是最近開始流行的,只有單戀的人才會得的「絕症」啊!沒有根治方法,只有想辦法忘了那個單戀對象,或乾脆把到對方才能治好的病啊。

「柳非你、咳咳、搞噁、錯、我噗、咳咳、的、是咳、咳咳咳、噁噗!?」

方士謙說什麼在場沒一個人聽懂,就只聽到他咳個不停,又噗噗噗的吐了好多草。幾個新人面面相覷,最後推派治療之神欽點的徒兒袁柏清來解讀方氏密碼。

「咳咳柏、清咳咳、咳噗!?」

結果才叫了名子,又咳咳咳的吐了一堆草。但袁柏清也不知是不是真懂,竟然點了點頭,一臉師傅你放心吧的樣子,他伸手就要去抓方士謙吐出的草,被柳非提醒了碰到會被傳染的,就趕緊套了個塑膠袋才拾起一片草。

袁柏清左看看右看看,聞了兩下,宣布:「是防風。」

…………真不愧是他們大微草的治療?吐草也要吐藥草?

相較於其他人佩服的目光,方士謙只想打死不中用的徒弟,他只是想問花吐病不是吐花嗎?那他為何是吐草?誰在乎他到底吐的是什麼草啊!方士謙憋屈啊,他又試圖說幾句,結果也是說不清個句子,吐了一堆草。

「唉唉你們說,如果這是花吐病的話不就代表方神有暗戀的對象嗎?」柳非提出關鍵問題,幾個新人登時眼睛都亮了,方士謙眼神也死了。

「我賭十塊錢,一定是對面藍雨隊長喻文州!愛而不得,為單戀而苦!不覺得很有道理嗎?」

「我咳咳咳咳、誰會咳、那個心贓咳咳!!」

「呸呸呸,咱大微草跟藍雨是什麼關係?怎麼可能是藍雨的人!我看是葉秋,你看,咱們方神才剛遇上葉秋,就吐草了!這一定是真愛!」

「真、真咳咳愛你妹!!!」

「不不不,我看是霸圖的張副隊,既是同職業,又是競爭者,妥妥的相愛相殺啊!」

「我咳、咳去、咳噗!!!?」

「胡說胡說,一定是經理,不覺得上次經理來探望時的眼神很不對嗎?」

「靠咳咳靠!!那是因為我要談退……呃……咳咳咳!」

「你們都別亂拆我cp!方神的真愛明明就是呼嘯的方銳!!看兩個人都姓方耶!一定是因為同姓才不能在一起的!!」

眼見一群人腦洞越開越大,連經理都被扯上,方士謙覺得自己快咳出血來了,一群小孩簡直白養白帶了,藍雨喻文州?嘉世葉秋?霸圖張新杰?這些都什麼跟什麼!?還有柳非你那是什麼奇葩的cp!?方士謙快抓狂了。

一群六七期的新人裡,就只有袁柏清比較清醒些,乾脆直接問他敬愛的師傅微草偉大的治療之神方士謙方神本人,到底,他單戀的對象是誰?

方士謙看著袁柏清閃閃發亮的眼神,心想這種事怎麼會告訴你呢?開口想回他一句不干你的事,卻噗噗噗的又吐了好些草。

袁柏清倒是機靈,不顧自家師傅扭曲的表情,抓起其中一片葉子,聞了聞,面露驚恐貌。

「不是吧?師傅……」

「這是……飛刀劍…………」

「師傅你該不會……暗戀劉小別!?」

方士謙吐血,劉小別花容失色,柳非捧頰表示這cp我可以。

整個訓練室都樂了。

 

這次方士謙學乖了,直接開了一個文檔,在上面打上幾個大字。

『你們幾個,等會兒都給我留下來加練。』


 

TBC.



呃呃呃方神生日遇到期中結果只來得及打這麼短呃呃呃呃(抱頭

搶在10號結束前發…這樣就………只遲一天而已喔^q^

做為我大微草的人,怎麼能吐花?該要吐草!!(x

因為遲了就不打生日tag了………………

可能………明天…………就會加長了……………(x

评论(1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