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零吃果醬

@台灣,繁體字
以全職為主,大眼廚,主all王
坑品不好,非常雜食,時常拆逆cp

段子集(01)

本來想今年前最後一更的結果......^q^

希望明天或後天能把逼婚論趕出來+還個點文,總之先更個段子(逃

cp有喻王跟翔非,忘了提醒...OO沒有C(炸

 @王先生趕報告 我更出來了!!!(爆



翔非-手搖飲料店的那個梗

 

孫翔戀愛了,對象是學校隔壁那家手搖飲料店「茗乾綠」的店員邱非,自從某次他去那買了一杯全糖正常冰的珍珠奶茶,對方卻給了他一杯微糖去冰的珍奶開始。

這本該是件令人氣憤的經驗,但孫翔因為拜把兄弟唐昊的一句「這樣不是比較健康嗎?」釋懷了。而眾所皆知的是,孫翔的腦迴路不同於一般人,於是這整件事情的發展在孫翔腦內就成了這樣:微糖去冰的珍奶是健康的→健康的珍奶是邱非給的→邱非擔心他的健康於是擅改了他的點單→邱非是個好人並且很在意他。

於是孫翔就愛上了那個老是冷著張臉的「茗乾綠」店員邱非了。

愛上了就該告白,告白了就能在一起。這是孫翔的想法,而孫翔是個說幹就幹的鐵漢子,既然得出了結論那麼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告白。

於是他按照拜把兄弟唐昊的建議,一身勁裝的跑去茗乾綠,手臂往櫃台上一擱,整個人斜椅在上面。孫翔一米八五的身高,長手長腳的模樣給他這麼一擺倒真有幾分味道來,他衝著依然面無表情手拿著透明塑膠杯的邱非一笑。

「………請問您要點什麼?」

「一杯珍奶。」

「………甜度?」

「跟你的笑容一樣甜。」

「………冰塊?」

「跟你的心一樣暖。」

「………好的,請稍候一下。」

 

過不久,孫翔得到了一杯無糖且全是冰塊的珍珠奶茶。




喻王-台灣人paro(感謝群裡小夥伴提供的梗qwqqq)

 

喻文州最近開始學台語了,藍雨全體喜大普奔。

雖然喻文州不會說台語這件事對藍雨的垃圾話戰線統一沒影響───畢竟平時也只有黃少天在刷垃圾話,但隊長開始學台語了還是讓整個藍雨虎軀一震為之興奮。

誇哩幾咧葉修敢不敢再糗溫叨ㄟ隊長!By自稱台語小天王、藍雨戰隊王牌副隊的劍聖黃少天ㄉㄉ。*1

 

然而這事也不是對誰都喜聞樂見,至少,對於一個不大會說台語的台北人,且常因此被相愛相殺的死對頭藍雨嘲笑的微草隊長王杰希來說,就是個不太好的消息。

原因來自於某一天的晚上,王杰希的LINE收到一則喻文州傳來的訊息。

 

喻文州: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JhlRIN90YYPM 10:26

喻文州:下次一起唱^_^? PM 10:27

王杰希把網址點開來,立刻被上面聲光四射的mv畫面,還有萬芳那風情萬種的歌聲給閃瞎。

王杰希:……………… PM 10:30

王杰希:我不會說台語。 PM 10:31

喻文州:我教你啊,挺簡單的。 PM 10:32

王杰希:………對唱的歌那麼多首,為何偏要這首? PM 10:33

喻文州:甜蜜啊,不然他們老說我們得唱珊瑚海^_^ PM 10:35

王杰希:…………… PM 10:37

王杰希:珊瑚海我唱不上去。 PM 10:38

喻文州:那好,這首沒什麼技巧的^_^ PM 10:40

王杰希:……………………… PM 10:41

王杰希:……………………………先睡了。 PM 10:41

 

當然,王杰希後來還是被藍雨的劍與詛咒陰了一把,在一群職業選手的KTV聚會裡被迫跟喻文州合唱了一首「愛情限時批」。

該合唱被黃少天錄了下來,上傳至藍雨共同雲端空間裡,一個名為「大眼ㄚ供歹以」*2的資料夾,成為藍雨每回跟微草相殺完後,用來撫慰身心靈的絕讚好物。


*1看你這個葉修還敢不敢笑我們家隊長

*2大眼兒說台語


 


喻王-來自風平浪靜的明日paro
※陸上人喻總x海底人大眼
※不清楚這設定的可以去估狗或百度一下"來自風平浪靜的明天"這部動畫
※沒什麼關連但還是想說一下,小周也是海底人,黃少是陸上人,同樣是海陸戀

 

喻文州笑著撫摸他還滴著水的髮梢,忽地施力按住他的後腦勺,空著的一手圈住他的肩膀將他往懷裡帶,側過頭就吻了他。喻文州輕柔的啃咬他的下唇,將他緊抿的唇齒吻開,舌尖往裡探去,刮搔著他口腔內的軟肉,擦過上顎時引來懷裡人的一陣輕顫,隨即又勾住他的舌尖互相糾纏著。

王杰希被吻的頭暈腦脹,被動的跟著喻文州的節奏走,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從嘴角溢出滑落,隱沒在他濕透的襯衫裡。喻文州放開了按住他的那隻手,順著他貼著兩鬢的髮向下,摩娑著他的頸側再到鎖骨處,襯衫的扣子輕易的就被解開了,領子理所當然的被拉開,圈住他肩膀的手不知何時滑落到腰間。

喻文州從他的口中退出,捧著他的臉流連似的吻了吻他的雙唇,接著便低下頭去啃他的頸側。王杰希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驚的整個人都繃了起來,他似乎又聽見喻文州笑了,待在他腰間的手不知何時開始收力,指尖按壓著他腰側的軟肉,那裡是王杰希的敏感點,只揉了幾下他整個人就癱在喻文州的懷裡。喻文州持續啃咬著他的頸肩處,齒列擦過他的皮膚,直到在上面留下吻痕才停下。

「……不鹹嗎?」王杰希喘了一陣才開口,伸手撥開喻文州的瀏海。

「挺鹹的。」喻文州抓起他的手腕湊到唇邊,「不過我喜歡。」笑了笑便咬住他的動脈處,齒列輕擦過他手腕的肌膚,感受著他的脈搏。王杰希最受不了喻文州這樣吻他,他總有種喻文州吻的是他的胞衣的錯覺,全身的感官也跟著集中在那處。

「海的味道。」喻文州補充道,放開他的手腕,改覆在他不自覺握緊的拳頭上,指尖插進去一一撥開他緊握的手指,並相交握住。王杰希沒再說話,閉上眼湊到喻文州唇邊。

他們交換了一個充滿海水鹹味的吻。




嗯,新年快樂喔^q^ 

ps.補充說明一下最後一個paro,會鹹鹹的&濕濕的是因為大眼剛從海裡(?)出來找喻總,然後他們大概是在船上約會^q^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