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零吃果醬

@台灣,繁體字
以全職為主,大眼廚,主all王
坑品不好,非常雜食,時常拆逆cp

【全職/方王】論到了適婚年齡的Omega如何逼婚 19~22

※全職高手方士謙x王杰希同人,副cp一點點雙花、傘修

※架空AU,老師設定雖然都沒用到,ABO世界觀雖然都沒有肉

※逗比向,流水帳注意,依然是毫無發展的一章.......(切腹

※歡迎抓蟲,私設有,角色崩壞有,歐歐沒有西(很重要


论到了适婚年龄的Omega如何逼婚



19.

其实方士谦并不是一见面就视喻文州为敌人的。一开始,方士谦对这个会喊自己「方前辈」的後辈颇为欣赏。

方士谦已经很久没被人叫前辈了,王杰希以前会叫,跟他交往後就没再叫过了(虽然他将这视为甜蜜的象徵,并乐在其中),而邓复升那几个更是从一开始就没怎麽叫过,所以每当喻文州笑眯眯的喊「方前辈」时,方士谦就乐的什麽都忘了。而且喻文州看上去文文静静又有礼貌,跟方士谦过去所接触过的Omega完全不一样,尤其是跟叶修那种可以一个人干翻十个Alpha的Omega一比,喻文州就显得"柔弱"很多。一直苦恼於自家恋人有时男友力过高的方士谦,对於王杰希跟喻文州交好这事可说是举双手赞成,甚至曾表示:「我们杰希就是该多跟像文州那样根苗正红的Omega接触。」潜台词是远离没正形的叶修以防被带坏。当然,那时候方士谦还不知道喻文州在心赃程度上完全不输给叶修,且喻文州绝对不是什麽「柔弱」的Omega。

在那段两人分居不同宿舍的时期,方士谦自觉既然身为一个(自认为的)模范男友,就必须做到照顾媳妇的食衣住行,常常给在Omega宿舍的王杰希送吃的,从早餐到宵夜全包。而他那时又不知道从哪学来───要维持跨年级恋爱,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抓住媳妇身边好闺蜜噢不好兄弟的心。於是在一天到晚给王杰希送饭的同时,方士谦都会带上喻文州的一份,美其名友爱後辈,实则是以投喂收买战友,在王杰希的身边埋眼线。

当时叶修看着又在张罗着给媳妇以及媳妇好兄弟的各种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宵夜的方士谦,曾语重心长的这麽说过:「喻文州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方士谦不以为意,在他的心中,会笑笑的喊他「前辈」的喻文州就是个温文恭婉的国民好Omega。

但事实证明,叶修是对的。

喻文州,确实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20.

投喂媳妇的事业并没有持续太久,方士谦就被伟大的实验室给召唤,开始了实验报告论文答辩的无限循环地狱。当事情告一段落後,方士谦才後知後觉的发现他跟现实世界已经脱轨了整整两个多月。

而两个多月,也足够改变很多事情了。

方士谦在这两个多月过後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打电话给王杰希或者直接冲到宿舍找人然後像每个健全的Alpha那样把这两个多月的分量用一到三天补足。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叶修等人召集起来,说是等人其实也就只有叶修跟魏琛外加来送饭的苏沐秋,平时总爱凑热闹的张佳乐跟孙哲平不知道跑哪去了,但也不打紧,方士谦深吸一口气刷开微博把画面停留在一张照片上,并将传了下去。

「你们怎麽看?」方士谦语气有点僵。

第一个接到的是叶修,他看着上面那张照片,喻文州跟王杰希的合照,从角度推测大概是自拍,靠的还挺近的。

「技术不错,大小眼完全看不出来。」叶修一本正经的作出评论。

「谁问你这个?!我是要问,你们觉得这会不会是⋯⋯」

方士谦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苏沐秋一把抢过去,他端详着上面的照片,一脸凝重的说:「不愧是黄金45度角。」

「是吧?文州这技术真强。」叶修佩服道。

「就说了⋯⋯等等你叫他什麽?!」方士谦瞪着叶修。

「文州啊⋯⋯喔忘了跟你说,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下本都是文州陪我们的。」

「是啊是啊,没想到吧?他也有玩荣耀啊,还是个术士!还挺厉害的呢!」

「就是手速慢了点,不过不打紧啊。」

「还有他拉进来的那个牧师,那个叫石不转的牧师也很厉害呢。」

「唉,说小张啊。」

「对对对,就是他!」

方士谦瞠目的看着在他面前你一言我一语的苏沐秋跟叶修,感觉世界正在离他远去,他也不过消失了两个多月,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麽?!

魏琛罕见的没有加入叶苏两人的谈话,只是凑了过去瞄了一眼还在苏沐秋手上的手机,画面还停留在那张喻文州跟王杰吸的自拍照上,立刻会意方士谦真正想问的。

「我看着像闺蜜。」魏琛说完後又拍了拍方士谦:「小王跟你感情那好!没事的!」 

「搞了半天你是在担心这个啊!」一旁叶修故作惊讶的拍了大腿。

「所以你也这样看吗?那丶那个,像闺蜜什麽的⋯⋯?」

「唉,好朋友不都这样吗?」苏沐秋也不再闹,认真的作出回应:「沐橙跟她那个高中好朋友,楚云秀?不也常这样拍?」所以後来楚云秀跟苏沐橙在一起了,不过这是後话。

「谦啊。」叶修叹口气:「你啊,就是想太多了,大眼多正经的人啊?」

「也丶也是呢,就算这两个月来杰希连一通电话一封简讯一次慰问都没有却跟喻文州合照了十三张亲密自拍照也不代表什麽吧?啊哈哈哈哈⋯⋯⋯」

三人一脸慈爱的望着方士谦,嘴上说着是啊是啊不算什麽的常有的事,一边却不约而同的想起过去在网游里或多或少的被喻文州坑的经验,再看看眼前这个似乎只会卖萌的弃疗之神,只能^^。

「而且好朋友之间本来就是这样嘛?老张跟老孙不也常拍这种照片?」

方士谦话才说完,门就碰的被打开,失踪已久的张佳乐跟孙哲平手拉着手跨步到叶修面前。

「叶修!我们听你的建议搞上了!」

「感觉挺不错的,所以我们决定在一起了。」

说完後张佳乐便自顾自的喊着接下来要去约会,孙哲平唯恐不乱的推荐了好几个壕专用地点。张佳乐临走前还不忘发挥爱凑热闹的本性,凑上前瞥了一眼那张照片。

「唉他俩终於在一起啦?我就说他们很合!花花草草的味儿配在一起刚刚好!」丢下了这句话,张佳乐便和孙哲平双双闪人了,各种意义上的闪。

剩下的几个人除方士谦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电感应作出的结论就是此处不宜久留,就纷纷打着哈哈以风一般的速度离开。

「保重哈,老方。」

最後一个走的是魏琛,他重重的拍了拍被加了各种Debuff以至於无法动弹的方士谦。

方士谦看着他,炸了。


21.

基於各种不可抗拒的原因───其实就是被叶苏二人给坑了,魏琛只得留下来安抚刚得知自己可能即将也许要被NTR了的方士谦。

但魏琛也不愧为他们这群人中最年长的人士,用了一句话就让方士谦放下心来。 

魏琛说:「文洲我从小看到大的,熟的很,他不好这口的。」其实他真正熟的是文州家隔壁那个话痨小孩儿後来的黄少天,而他所知的喻文州就是从黄少天那听来的喻文州。

方士谦又问:「那他好哪口?!」

魏琛左想想右想想,试图从记忆里黄少天那堪比五千字长微博的喻文州简介里抓出一些东西来,最後他只能不确定的回了一句:「能吃的?」

「⋯⋯能吃的味儿?」方士谦又问了一遍,得到魏琛真诚的眼神x2(事後证明价值=0)。

草能吃吗?草不能吃,当然不能吃。方士谦这麽想後就释怀了,显然他没想到他自己已经把这个草给吃下肚过了,草其实是可以吃的。

但不管怎麽说,悬在心上的那棵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於是方士谦又欢快的提着早就准备好的不知该说是早午餐还是下午茶还是饭後甜点的点心盒去宿舍找草丶咳丶王杰希去了。

魏琛看着远去的方士谦,在心里替他点了个蜡,七彩的会转的那种。

方士谦当然不会知道自己被点了蜡,他现在心情很好,非常好。阴霾一扫後方士谦才终於有种两个月的地狱生活过了的实感,天空是蓝的丶空气是清晰的丶草是绿的花是香的丶连教授都和蔼了起来。

但从各种历史上的例子我们可以知道,悲剧总是发生在人松懈之时,古人曾说过生於忧患死於安乐,好的开局不一定会有好的结尾,每一个老马掉链子的惨剧皆因此而产生。就像圣杯战争,即使一开始抽到最强英灵,放着不管的话也还是有可能发生不知到底是徒弟NTR了英灵还是英灵NTR了徒弟以至於自己被背刺的惨剧。

而当方士谦左拥天时,右抱地利,脚踩人和的同时,悲剧发生了。

那时,方士谦如同往常一般贿赂了看管Omega宿舍大门的大妈,绕过那个上面写了狗与Alpha不得入内的牌子,走上楼来到王杰希在的房间,一如往常的敲了敲门,但这次却没人回应,他算了算时间,王杰希和喻文州都空堂,应该在才对。於是方士谦又敲了几下门,过了几秒,依然没人回应。这次方士谦有些不安了,他似乎闻到房内传来一丝丝的青草味,一股不祥的感觉也随着涌上心头,他转动门把,没锁。

房门被打开时,浓重的花草香味也一并冲入方士谦脑门,直勋的他差点直接进入发情期,整个人像是被丢到花草丛里一般。

房间里面,王杰希倒在床上,喻文州也倒在床上。

喻文州压在王杰希身上倒在床上。

方士谦张着嘴,说不出话,退後了一步,小心脏玻璃一般碎了一地。

杰希啊杰希,你以为你在拉扯的是什麽?是木头吗?

是我血肉做的心啊。


22.

这边方士谦在演人间四月天,里面王杰希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愣是没想到自己身为一个懂得固定补货人品又好到冲天从未发生过抑制剂失灵这种事的Omega,也会遇到ABO世界观里所有AO都会遇到的事,抑制剂用完了。王杰希喘了好几口,试图平复受喻文州信息素而躁动的身体,才终於颤着嗓子对还在试图具现化心碎的方士谦开口。

他说:「⋯⋯去买抑制剂。」


TBC.





其實沒要踩點的.........順便文州生日快樂^q^(。

雙花那邊的設定其實就是大孫樂樂因為跟哪個O都處不好對象,每次都鬧的大家很心煩,葉修就說"你倆乾脆在一起好了",然後兩人認真研究了一下覺得這可以有就.....

女兒問我你要完結了嗎?我告訴她我已經不知道怎麼收尾了,走一步,是一步。

最後,一入閃軌深似海啊深似海~~~~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