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零吃果醬

@台灣,繁體字
以全職為主,大眼廚,主all王
坑品不好,非常雜食,時常拆逆cp

情境喜劇(1)

※CP是方喻王♀修羅場,包含喻王♀,方王♀,偽方喻方,偽喻黃喻

※含部分人物性轉,大眼性轉

※AU背景,OOC,天雷,天雷(很重要

BGM:Rollercoaster-Bleachers



喻文州一直覺得他們三人的友誼維持在一個恐怖的平衡上,沒有人去戳破它,也沒有人想要去打破它。他們在做的,就只是盡其所能的去延續它,好讓他們表面的和平可以繼續經營下去,他想王杰希是,方士謙亦是。

事實上喻文州只對了一半,王杰希確實不打算打破平衡,但王杰希的想法跟他不在一個頻率上;方士謙並沒有這麼想,但方士謙也不打算做些什麼,因為他覺得現況很有趣,可以拿來做他的期末報告。


先說說喻文州是怎麼認識方士謙跟王杰希的,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個研討會後的餐會上,正確來說一開始只有他跟王杰希。

王杰希穿著一件平口黑色的貼身小洋裝,外面罩著一件白色的針織小外套,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平底娃娃鞋,鞋尖處繫了一個小巧的蝴蝶結,她手裡端著一個的盤子裝著一個小三明治,切成四分之一大小的吐司麵包中間夾著火腿跟生菜,被一根寶劍造型的塑膠牙籤固定著。她心不在焉的抓著插在三明治上的牙籤,慢條斯理的將三明治送到嘴裡。在所有人都舉著一杯香檳相互奔走交際的會場,默默吃著三明治的王杰希顯得特別且醒目。

喻文州不得不承認,就像所有狗血言小一樣,他確實被這個認真吃東西的女人給吸引了,他朝她走過去,笑著問道:"這裡的三明治好吃嗎?"

他問話的時候王杰希正打算吃第二個,她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個打擾自己進食的男人,有些不情願的回道:"不怎麼樣,"想了想後又加了一句:"我比較推薦那邊的壽司捲,如果你餓的話。"

王杰希一邊說著,一邊用那根她還捏在指尖的寶劍牙籤戳了戳自己盤中的三明治。喻文州似乎是被她的小動作給逗樂了,輕笑出聲來,在王杰希懷疑的眼神下又問:"既然這樣那為什麼還要吃呢?"

"因為我餓了。"王杰希一臉理所當然,隨後又像要證明這句話的真實性一般的將盤中剩下的三明治也吃了,喻文州臉上笑意更深了,正當他打算再說些什麼時,一隻手臂就橫在他們之間,一個手抓著酒杯的男人從後面搭住王杰希的肩,將她稍稍往後拽了一步。王杰希並沒有不悅,反而極其自然的抓住了男人手臂的衣料,將整整比她高了一個頭的男人往下扯,她側過頭,那個男人在她的頰上落下一吻。

一個吻的瞬間,喻文州卻發現自己和王杰希對上了目光。男人並沒有再多的動作,他吻的曖昧不明卻又親切的像關係好點的普通同事,男人直起身子朝他笑咪咪的說道:"嗨,找我女朋友有事嗎?"

那個男人是方士謙。


這麼說吧,他們之間開始在一個誤會,而從那一刻起,他跟王杰希就注定無法在一個頻率上對話,他想著的跟王杰希想著的完全是不同的兩回事。當然那時候喻文州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會為後續他們三人說不清的關係奠下基礎。

當時方士謙看著喻文州,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瞪大了眼睛,然後越過王杰希直接走向他。

"唉,"方士謙說,語氣有點驚訝:"你是喻文州對吧?"

"我聽說過後輩的小姑娘說起過你!"

"說是有個搞語言研究的,很迷人。"

"可惜有女朋友了……"

"不是女朋友,"喻文州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麼說,但當他意識到時已經停不下來了,他想這大概是所謂的潛意識動作,他可以看見面前的兩人略顯驚訝的神情,方士謙的手還是那麼不清不楚的搭在王杰希的肩上,刻意的矯揉。

他繼續說:"是男朋友。"


該死的。



T了個BC



這是一個彎彎直直直彎彎直彎直彎直的故事。

還債中的摸魚,只是個腦洞,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

所以說到底誰是彎的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