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零吃果醬

@台灣,繁體字
以全職為主,大眼廚,主all王
坑品不好,非常雜食,時常拆逆cp

【王杰希中心】那些年我們一起解讀的隊長的腦洞

#全職高手王杰希中心向同人文,cp有一點點的王高

#但是全程方神視角(爆

#私設滿滿,很奇怪的王杰希OTZ

#一切人物角色與美好的東西屬於原作,一切ooc跟天雷都屬於作者 



那些年我們一起解讀的隊長的腦洞



如果要方士謙用一個詞形容王杰希,那絕對不是高冷,而是無聊。

而且不是「王杰希你好無聊喔」的那種無聊,是「王杰希你無不無聊啊」的那種無聊。

又可以稱為,腦洞太大,理解困難。

方士謙第一次發現這件事情是在第三賽季王杰希剛接任隊長的時候。第一場常規賽客場對上霸圖,被當年氣場宛如黑社會的韓文清率眾痛毆了一頓後,回程的巴士上方士謙看旁邊坐著的新任小隊長眉頭深鎖直覺案情不單純,拍拍他的肩膀想說拿出前輩的氣勢安慰安慰新人,沒想到王杰希卻突然開口了。

「前輩,」王杰希嚴肅的問:「巷口的豆汁跟巷尾的你比較推薦哪家?」

那一刻方士謙終於懂了當年老隊長離開時為何表情那麼沈重,還有那句「杰希這孩子以後就交給你了」到底是什麼意思,同時也在心裡將老隊長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然而縱使心裡面千百個不願意,方士謙仍自認是個負責任的好隊友,稱職的神治療,而且最重要的是,方士謙心痛的發現隊裡除了他以外真的沒有一個人能跟上王杰希的腦洞。

於是他只能頂著全隊期待的眼神,肩負起傳達王杰希聖旨的重責大任。

方士謙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當年老隊長到底怎麼看出他這項微妙的才能的,問了隊裡的其他人也是支支吾吾,一直到後來李亦輝出道,小新人口無遮攔,在一次聚會中被方士謙給問出了答案。

「咦方神不知道嗎?」李亦輝看不出前輩們眨得酸痛的眼睛裡的深意,自顧自地說:「大家都說方神在隊長出現前才是腦洞最大的那個!」

從此方士謙再也不相信友情與老隊長的遺言。

一旁王杰希作為事件的間接主角不嫌亂,還拍了拍方士謙安慰道:「沒事的,你有我。」

後來方士謙想起這些事情都還是有些感慨,第五賽季過後老前輩們紛紛退役,之後幾個新人又都是訓練營裡提拔上來的。當時王杰希已有一冠加身,又是大神等級的人物,加上王杰希那外人看不出到底是高冷還是逗的個性,使得這些小新人對於隊長敬畏之情大於其他情感,隊裡的疏離感也就開始出現了。

本來方士謙是有些擔心的,他想自己大概還能再打兩年,而這兩年過後就沒人能理解王杰希的腦洞的這項事實令他茶不思飯不想,李亦輝雖然被迫練出了三分功力但仍不夠,所幸第六賽季來了個鄧復升。

鄧復升是個奇妙的人物,他雖然不能跟上王杰希的腦洞,但他能若無其事的附和王杰希,並在第一時間解讀王杰希,準確率大約七成。

據他本人說,這項特殊技能是三期生共同擁有的,三零一的楊聰準確率最高,大約有七成五,狀況好還能到八成,臨海的趙陽最低,大約五成左右。

總之鄧復升來了確實讓方士謙少操了不少心,要不是第六賽季末突然殺出一個藍雨斷了他們連冠的企圖,方士謙真有種自己打完這賽季就能回老家種田的錯覺。

當時方士謙看著藍雨括號老魏的遺毒括號舉著冠軍獎盃樂得不可開支,王杰希在一旁平靜的送上祝福時,他毫無理由地想起了第三賽季被韓文清打爆的那場比賽後,王杰希眉頭深鎖的問他哪邊的豆汁比較好喝那次。

那時他愣住了,沒能想太多就推薦了他巷口的豆汁,而有好一陣子方士謙也是真以為王杰希不在意那場勝負,一直到後來微草成績一直上升不了,常規賽連著幾輪被百花嘉世給暴打後他才發現,王杰希那天問完話後並沒有馬上回宿舍,而是偷偷留在了訓練室又看了好幾次比賽的錄像。

沒有人喜歡輸的感覺,方士謙後悔自己當初竟然沒能理解這麼簡單的道理,沒能在最即時的那刻待在王杰希的身邊,陪他一起看上好幾次的錄像。

所以當第六賽季正式結束後,他在選手通道上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說:「下次我們一定要贏。」

這次王杰希看著他,沒再問他豆汁的事,卻是搖了搖頭回了一句:「不是要贏。」

「是會贏。」他說:「下次,我們會贏。」

 

方士謙自己心裡知道第七賽季就是他的極限,鄧復升來了確實替他省了不少心,但不知為何他還是一種有種微妙的少了點什麼的感覺,一直到第七賽季初訓練營出了個高英傑。

當時陪著王杰希來訓練營看那個據說操作很厲害的小孩時,方士謙莫名有種家中有女初長成的感動,這下連後繼都有了,他甚至情不自禁的讚嘆:「這小孩不錯。」

沒想到一旁王杰希也點了點頭,附和道:「是不錯。」

他一本正經地說:「像隻兔子。」

方士謙看了看面前這個因為聽到前輩們的稱讚而炸了一下導致操作亂跳的小新人,又看了看站在旁邊依然面無表情的隊長⋯⋯他發現他真的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指新人的操作像兔子還是長得像兔子。

而他也不想知道。

方士謙基本上沒有興趣探究隊員尤其是腦洞特大的隊長的私生活,然而他卻憂傷的發現他對於解讀王杰希這項技能的掌握已經從能跟上王杰希的腦洞,升級到能看見王杰希的腦內彈幕。有好幾次他看王杰希在指導高英傑時,彷彿都能看見王杰希的腦內刷過一連串「好像兔子好想摸(灬ºωº灬)」「毛蓬蓬鬆鬆的好想揉(´,,•ω•,,)♡」之類的彈幕。

儘管如此,方士謙還是沒有當面跟王杰希談過這話題,他一直天真的想等哪天王杰希自己想說了的時候,再陪他好好聊聊。然而他沒想到這機會來得如此之快,而且就在他向隊裡幾個老隊友坦承自己打算退役的當天。

本來方士謙也就沒打算向這幾個老隊友隱瞞,在新賽季戰隊大約上了軌道後便坦白此事,好在鄧復升他們也算是明白人,反應並沒有太大,只是李亦輝提議要偷偷給方士謙辦個退役前歡送會,於是幾個老臉們便在訓練結束後買了夜宵聚集在佔地最大的隊長宿舍裡。

王杰希就是在這時候坦白的。

大概是喝了幾杯可樂的關係,四個人氣氛都嗨了起來,不知是誰起意說要來個感性告白,結果輪到王杰希時,就見他稀鬆平常的說道:「我覺得我喜歡高英傑。」

又像是怕大家誤會一樣補上一句:「包括性方面的。」

這轉折實在太大,上一輪鄧復升才剛懺悔完自己其實是巷口派豆汁為配合王杰希才一直假裝自己是巷尾派這種怎樣都好的自白,以至於其他三人大概過了十秒才有反應。

正在喝東西的李亦輝嗆得把可樂都還給了杯子,鄧復升連筷子都甩了,只有方士謙依然冷靜。

他想這天終究是來臨了,他笑著拍了拍坐在左手邊的鄧復升,極其和藹的說著:「這貨以後就交給你了,看住他,守護小高的貞操。」

鄧復升笑得比哭了還難看。

 

後來第七賽季,真如當初他和王杰希所約定的一般,微草贏了。

方士謙想過無數個退役的情景,他想過自己要大笑著對鄧復升李亦輝他們說這苦海爺先走一步了,也想過他會跟王杰希來場男人與男人的對話把這幾年他在他的腦洞上吃的苦全部吐出來,更想過他會在袁柏清劉小別這一群熊孩子的永載下哭著離開。

但他絕對沒想過,當他將最後一個治癒術加在王不留行身上,看著王不留行就頂著這不過幾%的血跟百花繚亂拚到最後一刻,看著王不留行的畫面上大大的榮耀兩字顯現,看著轉播的大螢幕上播送著「冠軍微草」的字樣,自己從選手間裡走出來時的心情,竟會是如此的平靜。

手指在顫抖,心臟在跳動,他的腦海還在翻騰著方才的比賽情形,他的眼睛還在閃爍著螢幕的光線。李亦輝第一個抱住他,而後是不知什麼時候從候補席衝上台的袁柏清壓在他背上叫得像個姑娘,隊裡真正的姑娘柳非也不顧形象拉著他的手臂大叫方神,劉小別被鄧復升從選手間裡帶出來時甚至哭了。

然後他看見了,站在比任何隊員都還要前面的王杰希,手裡捧著那座冠軍獎杯看著他,臉上帶著笑容說:「看吧,我們會贏。」

那一瞬間,方士謙的世界靜了下來,連身旁的狂歡都無法侵襲這份寧靜,就好像他的全宇宙都在等待著這句話,為了這句話而靜默,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他跟王杰希。


後來王杰希被選為國家隊的成員,就有人來採訪他要做國家隊特輯,問起關於王杰希的回憶時,方士謙印象最深刻的竟然不是那些年他搞不懂的腦洞,也不是王杰希勁爆的大告白,而是第七賽季的那一天那一刻,王杰希所說的那一句話。

那一句話在後來成了整個國家隊最簡單也最真切的口號。

「我們會贏。」

 

END.



本來想做生賀文的結果還是晚了qwqqq恩....還是讓我打上tag吧(爆

喜歡這部作品,愛上王杰希也有一年了,在這一年第一次給他過的生日裡,本來想寫我的初心王高,結果寫起來就變成現在這個方神中心感的樣子而且又大離題OTZ

感謝大家願意看到最後!希望明年大家也能繼續愛著大眼!

生日快樂!my大眼!


评论(3)

热度(36)